本報通訊員 芮宣 鄭海東 趙小鷗 本報駐溫州記者 苗麗娜
  花上幾千塊錢,委托他人抽取孕婦10毫升靜脈血,冷藏之後空運到深圳,再通過中介轉運香港,由香港的醫療機構檢測寶寶性別,這就是所謂的“寄血驗子”。
  我國內地的法律規定,未經衛生或計生部門批准,任何機構和個人不得開展胎兒性別鑒定。為了逃避監管,此前,就有不少夫婦採取這種非法的方式悄悄進行寶寶性別鑒定。浙江“單獨二孩”政策放開後,許多已經有了一個寶寶的家庭開始憧憬 “兒女雙全”,間接催熱了這條灰色產業鏈。
  日前,瑞安市人民檢察院以非法行醫罪批捕一起利用香港醫療機構檢測孕婦血液非法鑒定胎兒性別的案件。據悉,該案在浙江尚屬首例批捕案件。
  法律和醫學專業人士提醒,通過“寄血驗子”的方式鑒定寶寶性別,不但要承擔很高的法律風險,其可信度也值得懷疑。
  涉嫌為“寄血驗子”採血
  溫州一醫生近日被批捕
  35歲的溫州人陳某是溫州海城街道埭頭村一家私人診所的醫師。去年3月,一位自稱來自香港的施小姐找到他,說自己在溫州有很多客戶需要做血液DNA檢測來鑒定胎兒性別,希望陳某能夠幫忙採血並托運血樣。施小姐許諾,陳某可以抽取每位客戶800元的提成。陳某答應了。
  之後,施小姐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將客戶聯繫方式發送給陳某,並郵寄用於抽取血樣的針管和試管。陳某則專門負責採血,並幫忙收取鑒定費用。
  抽血完成後,陳某就會將血樣通過客運班車托運至深圳,由施小姐派人攜帶入境香港進行檢測化驗。
  去年5月,陳某又收到了另一位來自香港的鐘小姐的委托。對方承諾可以給他每位500元提成。
  兩份委托在手,陳某根本忙不過來,為此還拉上了並沒有醫師資格證和醫師執業資格證的妻子周某及同學章某一起乾。
  截至今年2月底被瑞安市公安局抓獲,陳某等三人已為近300名孕婦進行了採血和非法鑒定胎兒性別,範圍包括瑞安塘下、汀田、莘塍、東山、安陽以及蒼南龍港、平陽鰲江、樂清柳市等地。其中不乏有部分孕婦因鑒定結果為女孩而去他處人工終止妊娠。
  檢察機關認為,陳某通過非法採集孕婦血樣,轉交由境外醫療機構進行非法胎兒性別鑒定,其行為已涉嫌構成非法行醫罪。目前,陳某已被批捕,周某和章某被取保候審。
  鑒定費用4500元,準確率號稱99%以上
  中介稱類似檢測每個月至少做上千例
  在網絡搜索引擎里輸入“性別鑒定”“7周/8周性別鑒定”“香港性別鑒定”,一下子就跳出了一大堆網站。記者隨機點開一個推廣“寄血驗子”業務的網帖,聯繫上了一個叫做“香港Y-DNA醫療服務”的QQ號碼。
  記者假稱想做“寄血驗子”鑒定,對方馬上就要走了聯繫方式,稱很快會有專業醫生來聯繫。
  十分鐘之後,一個深圳的手機號打來了電話,對方自稱姓王,介紹了“寄血驗子”的一整套流程。
  這位王小姐說,目前做胎兒性別檢測有三種方式,第一,孕婦可以去香港直接做,他們負責聯繫安排檢測事宜;第二,孕婦如果沒有港澳通行證,也可以去深圳,他們負責抽血送檢;第三,他們可以寄來抽血器具,孕婦自己找人抽好血,寄給他們。
  至於寄的方式,王小姐說,走快遞可能不行,但是可以叫杭州到深圳的班車司機幫忙帶,“你就找到司機,說帶這個箱子到深圳銀湖汽車站,我們會安排人去取的。”記者問,不會丟失嗎?王小姐說,不會出問題,他們已經這樣操作過好多例。
  至於費用,王小姐說,總共是4500元。按照她的說法,這個價格絕對不貴,現在他們生意很好,每個月都至少做上千例類似檢測,“我們已經做了五六年了,在內地開放‘單獨二胎’之前,就有不少人來做,現在做的人更多了,誰不想兒女雙全呢?”
  王小姐說,如果是“寄血”,那麼先付300元,他們會郵寄一個低溫箱過來,裡面有抽血針頭、儲血管,以及用於保持低溫的乾冰,“你在杭州,找醫院的熟人幫你抽好血,然後再寄給我們。”
  記者問,能不能通過他們幫忙找到可以抽血的人,王小姐說,現在沒有這種服務了,“你自己找個護士就行,靜脈抽血很方便的。”
  等到收到了血樣,只要付清剩餘的4200元,就可以馬上做檢測,兩三天就可以出結果。
  記者問,如何能保證檢測準確性?對方說,他們其實是把血樣送到香港最權威的一家檢測機構檢測的,準確率可以達到99%以上。
  “如果檢測不准呢?那怎麼辦?會賠償嗎?”
  “我只能告訴你,準確率很高,希望你相信我們,但是錯了,是沒有補償的。”
  “那你們其實是中介機構了?”
  “差不多,我們是醫療服務公司。”
  “你們到底是在香港還是在內地?”
  “我們是香港公司,但我現在是在深圳的辦事處。”
  “萬一我付了錢,你們沒做檢測跑了呢?”
  “我們不會因為幾千塊錢就跑掉的,這項檢測現在生意很好做。”
  通話結束後不到五分鐘,記者手機上收到一個賬號,開戶人姓路,開戶行在中國銀行深圳羅湖支行。
  灰色地帶背後隱藏風險
  花五六千塊錢去獲得一個簡單的答案——男還是女,看起來很簡單,但“寄血驗子”到底能不能讓準媽媽們如願以償?而灰色產業鏈背後又可能面臨怎樣的法律風險呢?
  一、採血行為違法
  我國法律明文規定禁止“進行非醫學需要的胎兒性別鑒定”,通過血液DNA檢測胎兒性別這一行為在內地本身就是不合法的。也就是說,無論是在深圳由中介採血送檢,還是自己“寄血送檢”,只要涉及在大陸境內完成採血環節,都涉嫌違法。
  二、中介機構非法行醫
  另一方面,禁止性別鑒定的法律雖然不適用於香港,但內地中介機構私下採血的行為仍然屬於無證經營,非法行醫。同時,涉嫌採集、供應血液、製作、供應血液製品事故罪和妨礙國際衛生檢疫罪,也可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三、檢測機構監管缺失
  境外檢測機構是否具有資質、檢驗報告的真偽、檢驗結果是否準確,這些環節均無人監管,過程不透明,中介一手遮天,最後吃虧上當的還是孕婦。
  四、遇到問題維權無門
  這也許是最現實的風險,個人鑒定胎兒性別本身行為就是違法的,法律又怎麼會保護你呢?
  舉個例子,儘管看上去寄送血樣檢測的方式十分方便,但一旦出現誤診孕婦“誤墮胎”非但得不到賠償還將面臨行政處罰、“人財兩空”的諸多風險。
  血液DNA鑒別胎兒性別
  眾所周知,寶寶的性別是由性染色體決定的。女寶寶的一對性染色體是XX,男寶寶則是XY。檢測媽媽的血中是否含有寶寶的Y染色體,就能確定寶寶的性別。具體方法是,在媽媽最早懷孕滿7周以上的時候,抽取靜脈血液10—12ml,經過分離DNA染色體,檢測血液樣品中是否存在Y染色體。如果在血樣中發現Y染色體,那麼一定是男寶寶。如果沒有,則就是女寶寶。
  (原標題:“單獨二孩”催熱違規“寄血驗子”溫州一診所醫生因此被批捕)
創作者介紹

新電視

qk63qkorr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